icon
当前位置:

揭密“造星”工业链:粉丝就这样成了被割的“

  青年经济说

  揭密“造星”工业链

  粉丝就这样成了被割的“韭菜”

  集资送偶像出道只是“追星”的第一步,随之而来的便是为偶像的“事业”谋篇布局,为偶像“部署”上演机遇、“秒切”新专辑、“秒切”商务代言产品……“追星”不仅须要真情实感,甚至还要实力“氪金”,粉丝在这样的“追星”旅途中到底寻求的是什么呢?好的作品和过硬的实力才是一个偶像吸惹人的必要前提。

  ——————————

  “红了偶像,肥了粉头,瘦了粉丝”“小粉数据忙,大粉海景房”“小粉付出真情实感,大粉数钱数得手软”……当下,“饭圈”乱象频发,局部粉丝在网上拉踩互撕,掀起一轮轮“骂战”。他们也成了一茬又一茬被割的“韭菜”。

  “饭圈”的构成是“粉丝经济”中多个环节独特作用的成果。其中,“粉丝经济”泛指架构在粉丝和被关注者关联之上的经营性创收行动,被关注者多为明星、偶像和行业名人等,背地波及“粉丝-经纪公司-平台-偶像”等整个利益链条。

  对此,8月27日,中心网信办宣布《对于进一步增强“饭圈”乱象管理的告诉》,明白请求撤消偶像艺人榜单、严管偶像经纪公司、严禁浮现互撕信息、不得引诱粉丝花费等,重拳出击整治“饭圈”乱象。

  “养成”爱豆:出道全靠粉丝打钱

  追星,是一个耗时耗力又耗钱的事儿,良多粉丝都在“用爱发电”。

  几年来,95后女孩张萌萌(化名)和其余粉丝一起“养成”了他们的偶像。从集资为偶像出道到购买各类门票、各类偶像周边,再到买偶像代言的产品等,每一个环节都有粉丝们的身影。

  “他们出道也是纯靠打钱。”2019年,张萌萌“粉”上了一个还未出道的男子偶像组合。出道前,该组合所在公司为成员们支配了一个选秀,依据人气来决定每个成员的番位(在组合中的排序),粉丝花钱的投票量是决定人气的根本。

  番位决议了偶像之后在运动中的站位、谈话次序、歌词分量等,张萌萌不能接收“偶像永远得站在最边上,最后一个说话”。那是她追星最疯狂的阶段。当时,她还在实习,工资一发下来就立即用于打榜。

  她为此花费了不止六七千元,其中一部分直接打给了官网,另一部打给了偶像的官方后援会,她把这部分钱称之为“暗账”。她说明,“暗账”是指通过第三方支付方法直接打给后援会,不公然明细,完整靠粉圈的信赖支持。这些“暗账”更像“集资”,官方后援会在某个要害节点把这笔钱用于投票,可能会直接影响“番位争夺战”的终极结果,也是给偶像的番位上“保险”。

  在这次“出道番位争取战”中,粉丝为排名第一的成员打榜消费约700万元,第二名约500万元,第三名约300万元……张萌萌因破费较多,获得了两张门票,其中一张是该组合出道夜的门票,她记得,门票的地位很靠前,只是正在实习的她没能去。

  送偶像出道只是“追星”的第一步,随后便开始为他们的“事业”费心。

  为了失掉偶像最新动态,不少粉丝会参加偶像的官方粉丝俱乐部,并支付价钱不低的会费,这也是经纪公司“收割”粉丝的第二步。张萌萌交了298元成了该粉丝俱乐部的高等会员,她也因此看到了一些限定图片,却未休会到优先获取门票资历等优惠。由于成为会员只是一块“敲门砖”,为偶像“氪金”(花钱)上千元,才干取得抽取门票的入场券。

  从去年开始,该粉丝俱乐部开始设置了各式各样的投票榜单。比如设置“最受欢送合作舞台”,粉丝花钱投票,排名第一的“CP”可以在演唱会上表演协作舞台,这也算作对粉丝的“福利”。

  起初,打榜受到了粉丝抵制,一些粉丝表现,偶像还没有出圈就进行内部打投,“花这个钱就是在内讧,钱应当为偶像换更多资源”。

  “后来大家似乎就上头了。”粉丝打投或消费数据颁布后,一定程度上成了评定成员人气的尺度。粉丝便开始攀比“谁弯道超车了,谁又落下来了。”于是,便找各种理由冲“数据”。在张萌萌看来,“真的就是在暗地里催数据、催销量”。

  有时候,粉丝互撕在必定水平上也是为了卖周边,这在粉圈被称为“虐粉”。比方,有人宣称番位排名靠前的偶像粉丝老是撕番位较低的粉丝,粉丝们便开端猖狂买偶像周边,短时光内,销量便开始攀升。

  事实上,粉丝俱乐部之外的各类榜单更多,有时多个平台的榜单可能由一个节目或者平台关系起来,实现多方资本的“合谋”。

  好比某社交媒体投票将按比例折合成一定票数作为某选秀节目选票的一部门;或者粉丝每买一瓶水就能够为偶像投一票,实现偶像与商务资源的对接。

  同时,也涌现了不少繁忙的“数据女工”,她们“奔忙”于多个平台不停地点赞、转发、评论、打榜等,只为了让偶像的各项数据更难看。

  粉丝“拼单”只为“秒切”偶像商务

  在可观的数据加持之下,偶像开始有了流量,具备了接商务配合的才能。

  首先,专辑的销量直接反应了偶像的号召力。今年,张萌萌“粉”的组合发布了首张实体专辑,其中,以个人封面设计的限量款专辑实现了“秒切”,即在1分钟内全体售完。

  值得留神的是,每张个人封面专辑中会附赠个人随机小卡(相似于偶像的单人照),在流畅中,更值钱的反而是附赠的小卡。为了凑齐各成员的小卡,158元一张的专辑,张萌萌前后买了10张,她留下了小卡,将专辑转手了。目前,部分个人小卡已经“炒”到了300-400元一张,有偶像签名的小卡能卖到2000多元。

  然而,专辑销量好并不能让偶像疾速“出圈”。张萌萌表示,只有代言的产品卖得多,资本才会认可一个偶像,“火不火就看偶像能不能带货。”

  在不少粉丝看来,买偶像代言的产品义不容辞。然而,并非所有的粉丝都有相应的购买力,一些人便抉择“拼单”。此外,一些粉丝站为了让偶像代言的产品实现“秒切”,甚至会“集资”购置。

  今年2月,该组合中的一名成员成为某化装品的品牌大使,粉丝站曾花费7万多元用于对该品牌产品的“秒切”。

  记者懂得到,不少粉丝在“拼单”的进程中曾遭受过“欺骗”,一些博主带着拼单的钱跑路了。

  “当初不让公开集资了,就卖周边赚钱。”作为一个有12万粉丝的“站姐”(明星偶像应援站的组织管理者),李盈盈(化名)表示,有一些粉丝站将贩卖周边盈利的钱,用于偶像的诞辰会以及各类活动的应援,固然他们会公开用度使用明细,但感到还剩一些没有公开。这些钱的应用并不透明。

  事实上,近年来,内娱市场粉头(粉丝中的喽罗)卷款跑路的景象并不鲜见。日前,广西高院通报了一起粉头卷走140多万元跟母亲跑路的案件,被告被判返还140余万元及本钱。

  2019年之后,张萌萌便没再给后援会打过钱,她说,“因为确切存在跑路的危险。”

  好处链条中的各方均须严于律己

  当下 ,“饭圈”的“氪金”风尚甚重,甚至呈现了粉丝不买上多少百张专辑,就要被开革“粉籍”的现象。在张萌萌看来,当前,海内“粉丝经济”中不特殊完全的打歌体制,也缺少相应的舞台或评估系统证实偶像实力,只有粉丝能打钱,爱豆就是及格的。

  于是不少粉丝就像“韭菜”,被割了一茬又一茬。深圳市思其晟文明传布公司CEO伍岱麒表示,这是利用了粉丝对明星艺人的痴迷和崇敬,乐意为其付出的心理现象获利。

  “在全部‘造星’链条中,资本方是最大的推手和获利方。”伍岱麒指出,经纪公司前期为艺人打造人设、制作媒体声量付出了一定代价,因而会加大对艺人价值的发掘。而粉丝付出越多,黏性越高,进一步加强了艺人号令力,进步其贸易价值。

  中国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表示,大粉吃小粉在娱乐行业叫“黑吃黑”,且“吃相”十分丢脸,他们根本不在乎小粉的条件,而只要结果,部分小粉却没看出这个问题。

  “艺人成为什么样的人,粉丝团也成了什么样的人。”不少粉丝中,未成年人较多,轻易被追捧的艺人带偏,这就需要对粉丝经济中的乱象进行严格整理。在向凯看来,好作品才是成为明星忠诚粉丝的基本。他告诫年青人,不要盲目崇拜明星,而失去分辨能力。

  伍岱麒表示,对粉丝经济乱象的管理需要施展多方的协力。一是对各平台如微博、豆瓣、知乎、抖音等,提高治理规范要求,对于造成不良影响的官方群、粉丝群给予处分或封禁,下降其负面影响;二是需要明星艺人从本身做起,对粉丝加以准确良性领导;三是提高对经纪公司的标准和市场行为监视,对产生应用粉丝制造舆论、打投和捣乱公正竞争环境的行为给予处罚;四是从教导基本抓起,在中小学生的思维政治课程中,增添关于“粉丝经济”及相干案例的课程内容,辅助青少年提高感性追星的认知。

  今年6月,中央网信办开启“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举动,获得了明显功效。目前,已累计清算负面有害信息15万余条,处理违规账号4000余个。随后,整治行为再“加码”。8月27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从平台、经纪公司、粉丝等多方面入手进行治理。不少明星快捷响应发出倡导,将严厉要求自己,并呐喊粉丝回归理性,不要进行集资、不要拼单以防被骗等。有粉丝表示,“终于解放了,不必做数据了”。

  郑州大学消息与流传学院副教学邓元兵表示,当前,明星应该成为引领文化发展的模范,而不是无底线地去填满本人的荷包,同时,平台方和粉丝方也要严于律己。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赵丽梅 实习生 肖玥 起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8月31日 06 版 【编纂:房家梁】